媒体报道

“重柴国六标准制订团队”和小李子领了同一个奖,他们是谁?

一个旨在改善中国空气污染问题的新政策,在美国得了一个气候变化的奖。

9 月 12 日,6 月底刚刚出台的中国重型柴油车国六排放标准制订团队,在美国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领取了由联合国环境署旗下“气候和清洁空气联盟”颁发的“2018 气候和清洁空气奖”的“政策变革”奖项,获奖人为该标准的联合开发单位——生态环境部、生态环境部机动车排污监控中心、能源基金会中国、国际清洁交通委员会中国和清华大学。颁奖仪式是 9 月 12~14 日在旧金山举行的“全球气候行动峰会”的外围活动“超级污染物日”(Super Pollutant Day)的一部分。

“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被授予了同一个奖的“个人成就”类别奖项,以表彰他对气候变化议题的积极倡导,和他的基金会对气候行动的慷慨资助(尽管他因为身在片场而未能前来领奖)。获得同一个奖项的还有因为揭示了被称为“氟利昂”的氯氟烃破坏地球臭氧层的效应而被授予 1995 年诺贝尔化学奖的马里奥·莫利纳博士(Dr. Mario Molina),理由是他对“短期气候污染物”(SLCPs)的研究促进了国际相关政策行动。

此外,印度浦那市政府因为废弃物管理项目,智利交通运输部因在圣地亚哥市实施公共汽车欧六排放标准,而共同获得政策类别的奖项。

20180915163647WnkK5FzHC48crMfj.jpg

从左到右分别为:WWF International 气候和能源项目负责人、前秘鲁环境部长 Manuel Pulgar-Vidal;能源基金会北京办事处交通项目主任龚慧明;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贺克斌; 国际清洁交通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中国项目负责人何卉;气候和清洁空气联盟秘书处负责人 Helena Molin Valdes。照片由 Pisces Foundation 提供

20180915163746rWh0KAbBTdzZUSgP.jpg

国际清洁交通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中国项目负责人何卉在介绍“重柴国六标准”。
照片由 Pisces Foundation 提供

6 月 28 日,国家生态环境部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下发了《重型柴油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简称“重型车国六”)公告,要求在 2020 年和 2021 年的 7 月 1 日,分别开始对市政和所有重型柴油车实施新标准。此外还要求从 2019 年 7 月 1 日起率先对燃气重型车辆实施新标准。

这一标准体系被广泛评价为“全球最严格”,不仅大幅降低了污染物排放限值,而且采取手段确保检测数据更准确,防止作弊。

参与标准开发的国际清洁交通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中国项目负责人何卉在领奖台上解释该标准的意义时说:“这可以说是世界上最雄心勃勃的重型柴油车排放标准之一……相比现在的‘国五’标准,新标准会有助于把危害健康和雾霾形成污染物减少 60%~70%,通过强制使用一种关键技术——‘柴油颗粒物过滤器’,该标准可以将微粒和黑碳排放降低 99%,这仅在 2030 年一年就能为中国避免大约三万起因空气污染造成的死亡。”

柴油车排放和露天生物质焚烧是全球最大的黑碳来源,人们早就知道它是空气中可吸入颗粒物的组成部分,对人体健康有害,但后来发现它也会造成气候变化。

之所以出现“全球变暖”是因为太阳辐射向地球的热量被一些物质困在大气层里,没法以红外线的形式被折回太空。这些物质中最主要的是二氧化碳,但也包括其他的温室气体,比如无所不在的水蒸汽、作为天然气主要成分的甲烷、俗称“笑气”的一氧化二氮、可用来消毒和阻隔紫外线的臭氧、能分解臭氧的人造制冷剂“氟利昂”氯氟烃(CFC),和对臭氧影响较小的氟利昂的人造替代品——氢氟烃(HFC)。

黑碳虽然不是气体,但也会产生同样的效果。它和甲烷、氢氟烃一起被科学家称作“短期气候污染物”(short-lived climate pollutant),因为它们在大气中滞留的时间比二氧化碳短得多。但是,它们制造温室效应的能力(“全球变暖潜能”,GWP)却比二氧化碳更强。

二氧化碳在大气中能存在 100 年,虽然黑碳只停留几天,但是它的全球变暖潜能(以 20 年为例)却是二氧化碳的四千多倍,对气候变化的贡献仅次于二氧化碳。

甲烷在大气中的寿命约为 12 年,但是它的 20 年全球变暖潜能是二氧化碳的 80 多倍,对气候变化的贡献达到 20%。

不同种类的氢氟烃的全球变暖潜能可达到二氧化碳的数百到上万倍。

因此,它们共同被科学家称作“超级污染物”(super pollutants)。

由于“超级污染物”对气候变化和公共健康的双重影响,2012 年,联合国环境署成立了气候和清洁空气联盟(Climate and Clean Air Coalition),目前已有超过 120 个政府和非政府机构在这个平台上合作,致力于减少超级污染物。

根据该联盟的观点,如果能够采取快速措施控制超级污染物的排放,那么在 2030 年之前,全球每年将避免 240 万由空气污染导致的死亡,同时到 2050 年时会延缓地球升温 0.6 摄氏度——这相对于《巴黎协定》提出的本世纪升温比前工业时期“妥妥低于 2 摄氏度,最好 1.5 度”的目标而言,意义非同小可。

曾领衔执笔 2007 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关于臭氧层与气候变化的关系,和二氧化碳捕获与储存问题两份特别报告的ClimateWorks 基金会“全球联动和非二氧化碳”项目主任 Jason Anderson 在发言中说:解決甲烷排放有很多的“唾手可得的果实”,他引用去年国际能源机构(IEA)在《2017 年世界能源展望》中的估算:全球范围内 75% 的甲烷排放是可以用现有技术解决的,40%~50% 可以以零净成本解决,因为投入的成本可以通过避免甲烷泄漏的损失而得到偿还。有效避免石油和天然气价值链上的甲烷泄漏对缓解本世纪末全球变暖的效果,相当于关闭全部中国现有火电站。

201809151638210igXWKoeBrIjZ8MR.jpg
讨论会现场。摄影:蒋亦凡/好奇心日报

位于华盛顿和日内瓦的治理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Institute for Governance & Sustainable Development)主席 Durwood Zaelke 在发言中说,短期气候污染物是最容易解决的一种气候污染物,如果人类可以强力遏制这些污染物,那么就可以将全球升温 2 摄氏度的期限推迟 20 年,并缓解气候变化“自我加强效应”——比如气候变化在融化北极海冰的同时,减少了地球的反射能力,永冻土融化释放甲烷等,使得升温越来越剧烈——一种可怕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谈到如何强力遏制这些污染物时,包括莫利纳博士在内的多位与会者反复说到一句话:“我们曾经做到过”——这是指 1987 年,世界各国政府代表聚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签订了《蒙特利尔议定书》,决定逐步淘汰多种破坏臭氧层气体的生产和使用。2016 年的《基加利修正案》再次加强了前者的落实,并将氢氟烃这种强温室气体也列入逐步淘汰的名单。

在会议举行的同时,威力皆告空前的飓风佛罗伦萨和超强台风山竹正分别逼近美国和中国东南部,这让人不免想起电影《环太平洋 2》——当危机再临,人类重新唤起往日的坚定和团结。当然,这次面临的挑战要大得多。

为了凸显任务的紧迫性,“超级污染物日”的标志是一个身体前倾奋力奔跑的卡通女战士。

20180915170658CRMpIZXDSv3f8HBx.jpg

“阻止超级污染物!阻止气候变化!”,这位名叫“超快”(Super Swift)的女战士说。
图片来自气候和清洁空气联盟网站

这种紧迫性在华盛顿阴云的笼罩下尤其凸显。特朗普当局自成立以来疯狂解除大量的环保监管政策,包括退出《巴黎协定》,以至于本次旨在宣誓非国家主体投身应对气候变化能力和决心的全球气候行动大会具有强烈的“起义”色彩。

而特朗普反环保的最新手笔,正是提案放宽一项奥巴马时代约束能源企业甲烷泄漏的政策,这让“超级污染物日”上的凝重气氛也又加重了一层。

×

Share to Wechat Moments

二维码加载失败...